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齐齐中文网 >> 禁谈风月(快穿) >> 嫁给师弟(11)

嫁给师弟(11)

半个月后, 昆仑玉虚被赋予神秘隐世山门称号, 名扬江湖武林。泰斗世家出身的武林人士还在观望,游侠浪客倒是蜂拥前往昆仑。好在昆仑五脉都在雪山山巅,除了攀登雪山还要过铁索桥。铁索桥便当真是一条铁索连接山峦两端,下面则是万丈深渊。

这倒是暂时解决昆仑门庭若市的尴尬困境。但也不是长久之计, 山门内五位掌门和长老们纷纷召集弟子商量解决之计策。因此倒是分不出心力关注在外历练的裴回, 就连王随碧回来复命也被无视,暂缓了谢锡死期的同时也给了这狗东西可乘之机。

一路南下,自梁溪到平江,乌篷船行至桃坞深处,深处无人家, 唯有十里桃林。白鹭从灌木丛中跳出来喝水, 两只白脊翎鸟落在乌篷船船顶上,猛地一个颤动, 惊飞两只白脊翎鸟。反倒是喝水的白鹭很镇定, 扫了眼乌篷船, 继续喝水顺便抓鱼。

船里头传来隐隐约约的低泣, 像是断了气般的急促喘息, 夹带着一两声婉转吟.哦。一只如玉雕成的手突然从船中伸出来, 摸索一会儿后猛然抓住挡住里头风光的布帘,用了死劲儿的抓着。同时伴随着哀哀的祈求,散落风中, 微不可闻。

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 握住原先抓着布帘的手紧紧交缠, 没有放开。酣至深处,谁也顾不得其他,全是癫狂和极乐。

裴回单手捂着嘴巴,将那自喉咙口无法克制的痛快死死盖住,只偶尔泄出来一两声呜咽。双眼里噙满豆子般大的泪珠儿,眼角眉梢无限风情,胭脂红霞点染着他的脸颊眼尾处,身躯敞开,绽放到极致。

谢锡拨开裴回捂住嘴巴的手,俯身覆盖上那早被啃得肿了的嘴唇,加快速度将他的神志冲撞得七零八落,达至巅峰。两人相拥着休息,等待浪潮余韵的平歇。谢锡有一下没一下的亲吻着裴回的后背,慵懒餍足的说道:“师兄,我还算快吗?”

裴回闭着眼,整个人仿佛还飘荡在颠簸的海水中神魂颠倒,听闻这句话眉头颤动两下,终是没有忍住扭头瞪着谢锡。张开口溢出来的声音沙哑得连他自己也不敢信,但这不阻碍他表达自己的不满:“你怎么能白日宣.淫?”

果然用过就翻脸,明明得趣的时候死死拽着他不肯放。快乐完就翻脸不认,还理直气壮。

谢锡露出无辜的表情,说出来的话却显得无赖:“冤枉啊师兄,我又不能控制毒蛊发作时间。要是我能控制,早就让它滚出去,绝不连累师兄受苦。再者,我们开始那会儿……还是夜半三更。”

裴回还是瞪着他,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好糊弄了!他指责道:“日出时你便清醒不受蛊毒折磨,真当我不知道?”絮絮叨叨的,裴·大师兄·回真的是很不满。“我说快点是让你快点结束,不是让你更快——”他还求饶那么多次,就是不肯放过他。

谢锡认错态度迅速又诚恳,但见裴回脸色好看一些又见缝插针为自己辩解:“师兄不明说,我见师兄反应激烈热情便误会了。何况我清醒的时候想离开,因实在太冒犯师兄,可那时师兄双腿夹着我,双手抱着我的肩膀不让走。身为男人,即便想保持君子作风离开,在那种时候要求我离开就太强人所难。”

其实那时他不过是想换个姿势而已,但裴回反应热忱,以为他想跑,正得趣的时候呢,所以就扒着他不放。谢锡掐头去尾把自己摘出来,无辜又正直:“多做几次,或许就能彻底根除蛊毒,不必劳烦薛神医。”

回想那时的情形,好像谢锡确实中途想要抽身离开,裴回紧紧缠住他不让跑的一幕。

“是我的错。”裴回重新趴会被褥上,疲倦的打了个哈欠向无辜的谢师弟道歉:“对不起,师兄冤枉你。”

谢锡啄吻着裴回的后背,心中感喟,师兄居然还跟他道歉,实在太可爱了。

裴回补充:“下回时间不要持续太长,受不住。”态度很认真甚至是强烈的要求,但他不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对于男人而言有多刺激,尤其是还以认真严肃来对待。

要不是已经酣战半天时间,裴回也实在累得慌,谢锡绝对会再来一次。他一边啄吻裴回的后背、啃咬加深肩膀上的牙印,一边含糊说道:“师兄,别再撩拨我……”

桃林深处无人家,一艘停靠在河岸边的乌篷船静止不动,船头随意摆着的渔具、撑杆好似是唯一证明这副春日桃林美景图中还有动态事物,并非全然静止。落英缤纷,而船只静止,白脊翎鸟再次落在乌篷船的船顶、船头,再三试探确定无人后便更为放肆大胆。

但也放肆不过两三息,横空冲出一只红背带黑色圆点、膨胀得跟颗球没两样的鸟儿将这几只白脊翎鸟赶跑,仗着体重无鸟可敌,十分之嚣张霸道。它得意地嘎嘎着,扭身便耀武扬威地想要滚进船舱里,只是身影刚消失在布帘里,下一瞬就被扔出去滚了好几圈,懵逼许久也没回神。

裴回察觉到动静,动了动身体:“怎么?”

“无事。”谢锡拉起盖在裴回身上的被子,“继续睡。”

裴回迷迷糊糊地,“绣球。”

谢锡:“觅食去了,它好得很。”

裴回没再回应,把脸埋进谢锡胸膛里沉沉睡去,待再次醒来已是未时一刻。桃林深处相比外界还是显得静谧,但在此时也较早些时候热闹,林中虫鱼鸟类全在此刻醒了过来般。环顾左右,不见谢锡的身影,裴回扒着头发起身,在角落里找到外袍披到肩膀上便走出船舱。

谢锡在船头,只着单衣,迎风站立,长发只简单以发带束在后面,仍有几缕发丝不受束缚跑了出来。

船头前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河流,河流弯弯曲曲,清可见底,看似浅溪,实则深渠。两岸桃林,落花缤纷,时不时有鱼跃出水面,飞溅水花。白鹭在溪边优雅的梳理羽毛,白脊翎鸟在林间、河面飞窜。

日光很温柔,并不晒人反而驱走春寒。

谢锡回头,眉目温朗、如玉君子。他温声说道:“醒了?”巡视他身上的衣服都穿紧了,确定不会着凉,这才招手道:“快过来。”

裴回走过去,与他并肩而站:“看什么?”

谢锡指了个方向,但那方向只有桃林和蓝天,没有其他特别的东西。裴回不解,疑惑的看向谢锡,后者说道:“宋家庄。”

裴回惊讶:“到了?”江南宋家庄,平江桃坞,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了此地。“宋采兰还住在宋家庄?”

谢锡:“她在风雨楼。只要出得起价钱,风雨楼就会保护她。”

裴回:“宋家庄不是被灭门了?她现在一介孤女还有银钱傍身?”

风雨楼在江湖中的地位岿然,便是他常年待在山门里都听闻过其敛财能力。宋采兰是宋家庄唯一的生还者,不说背后的人会不会放过她,单是她放出话,那句嫏嬛宝地地图就足以引来杀身之祸。简单来说,现如今的宋采兰是个巨大的麻烦。

风雨楼接下这个巨大的麻烦是在得到什么样的利益情况下?宋采兰一介孤女,哪来的手段得到这笔支付风雨楼的银钱?如果说是嫏嬛宝地地图,那更不可能,风雨楼从不接受空头承诺的利益。宋家庄虽是江南第一富户,其财富早就引来无数觊觎。宋家庄被灭门,大头的家产被官府以查案为由扣下,小头被底下的人瓜分干净,宋采兰一无所获。

谢锡撩起衣袍,盘腿坐下:“前天刚得到的消息,宋采兰是淳于铮失散多年的妹妹,认回来后得知胞妹养父母满门被灭,便提供银钱支持胞妹邀请江湖有识之士报仇。”

裴回:“淳于臻?”

“铮铮铁骨的铮。”谢锡平静的语气里带了丝难以辨认的嘲讽:“北方黄泉赋的主人,鹤拓王淳于铮,虽有才智但满腹鬼蜮,野心勃勃。”

谢锡曾经在北方逗留很长一段时间,裴回为了找到他比武也到过北方行至天山,途经乌蛮、鹤拓等地。黄泉赋是北方武林的代表,位于鹤拓,毗邻天山,现在这一任主人是个不满三十的年轻人,武学天赋颇高,政治手腕也厉害,为人残酷专横。

北方环境恶劣,民风凶悍,几乎没有律法的存在,向来是以武为尊。三十年前,跟随当朝先帝征战天下却被算计,最终被驱逐至蛮荒野地的鹤拓王在鹤拓创立黄泉赋,以铁血手段整治整个北方。从乌蛮到天山,或是凶徒强占地盘,或是弹丸之地以城为国,或是武林中人占城为王,一一被收服纳入鹤拓黄泉赋的版图中。

不同于南方优越的条件哺育出来的各大武林门派,鹤拓黄泉赋一统北方,势力极大,并有逐鹿中原的野心。而且鹤拓王比任何人都有出师原因,如果当年没有被先帝算计,或许如今帝王就是淳于世家。

谢锡:“当年截杀卫呈仲的军队就是前任鹤拓王淳于厉,他们是鹬蚌相争,结果被渔翁得利。如今除了藏宝图,大概就只有消失的卫氏、鹤拓王知道嫏嬛宝地所在。近几年,中原武林频频出现黄泉赋的身影,更有传言,鹤拓王也来到中原。现在,风雨楼传出宋采兰和鹤拓王的关系便是佐证这一点,同时,也是宣告。”

宣告鹤拓黄泉赋正式加入角逐中原、问鼎天下的行列中,彰显他们的野心,以鹤拓骑兵震慑中原王朝、凭借黄泉赋高手如云威慑中原武林。淳于铮明确的暴露出他的野心,撕开低调的伪装,强势进入中原。

“只需要一个导.火.索。”

天下大乱,揭竿而起,有能者,居之。

“宋家庄是引子,嫏嬛宝地大概就是导火索。”

裴回:“所以宋采兰不一定真的跟淳于铮有血缘关系,只是互相利用,还把你牵扯进去——谢师弟,你真倒霉。”大师兄表示很同情。

谢锡黯然神伤,大师兄·回很冷漠:“别装了,你全都知道还主动送上门,肯定早有谋划。”

谢锡立刻笑道:“知我者,大师兄也。”

裴回俯视谢锡:“谢师弟,你在算计什么?”

谢锡勾了勾手指,从船舷上拉扯出一条绳子,顿时吸走裴回所有目光。裴回:“底下是什么?”思及半个月前在河里冰镇一天的好酒,大约能猜到。

“桃花酿。”绳子尽头露出底,是个湿淋淋的褐红色酒坛子。谢锡将这酒坛子提起来放到船板上,拨弄着酒坛盖子,笑望裴回:“三月初三采摘下来的桃花蕊酿制而成,醇馥幽郁不闻酒味,实为烈酒。师兄,不可贪杯,更不宜饮桃花酿。”

裴回不开心:“不喝的话,你拿出来干什么?”

谢锡故作惊讶:“谁说不喝?我喝。”

裴回瞪着他,更不开心:“独酌没趣,师兄陪你。”

谢锡:“不怕喝醉?”师兄酒量很差,估计一碗桃花酿就能醉倒。醉倒之后的师兄很听话,任何羞耻的姿势都摆得出来。稍微一想,竟觉心荡神驰。

裴回:“既然要喝酒,怎么能怕醉?”

谢锡:“师兄所言极是,但现在不是喝酒的好时机,我先换个地方藏起来,等哪日开封再找师兄。”这种事情,自然要选个良辰吉日,寻个无人打扰的好地方。

“不准反悔。”裴回见谢锡信誓旦旦应下来才松口,其实他也不是要现在就开封喝酒,好不容易醒过来可不想再睡了。“现在回答我之前的话题,宋采兰谎称你跟她有婚约在身,传遍整个江湖,逼你淌进宋家庄这浑水。现在她又跟鹤拓王勾结,明显有诈,你全都知道却不以为意……要么你就是故意的,心有算计。”

谢锡:“师兄还记得我说过要引出幕后之人吗?”

裴回:“淳于铮?”

“我在宋家庄被偷袭,下了桃花蛊,宋家庄恰好有个药人。那时,我刚拒绝宋庄主提出来的婚约。”谢锡拉住裴回的手,在宽大袖子的遮掩下轻啄其指尖。“如果我没能及时离开宋家庄,会不会被软禁?如果没有师兄……倾力相助,我会不会因为桃花蛊妥协答应婚约?”

“不会。”裴回斩钉截铁。“你不会受人威胁。”

谢锡:“师兄就这么笃定?如果有能够活命的路可选,我不会等死。何况只是娶个女人,而宋采兰不仅是江南第一美人,她还是宋家庄的大小姐,富甲一方。”

“宋家庄就算有药人遗孤,没有经过药人族特殊方法培养也不能救治你身上的桃花蛊。而且普通人不知道驱除蛊毒的方法,他们有药人也没辙。再者,师弟虽仁慈却有一点不具君子之风。”

谢锡好奇:“哪点?”

裴回:“锱铢必较。不过行走江湖,锱铢必较好过原谅加害自己的人。”谢师弟一定会选择临死之前弄死那些害过他的人,等等——“宋家庄被灭门跟谢师弟没关系吧?”

“还真没有。”谢锡对此表以遗憾,如果是他,一定不会选择这么粗暴的手段报复。“宋家庄的目标是我,淳于铮意在天下,必然也会选择铲除我,蛊毒一事背后有没有淳于铮的手笔暂且不论。到了宋家庄,大概就能解惑。至于宋采兰,她一方面和淳于铮合作,一方面也不放弃劝服我,挺贪心。”

贪心却没有能力满足贪.欲,两头都想算计,也不想想她有没有本事。不过她也该着急了,淳于铮不是个很好的合作对象,估计宋采兰正后悔与虎谋皮吧。

“嫏嬛宝地经风雨楼证实,确实是真地图。那是笔巨大的财宝,足以推翻一个王朝。武林世家倾巢出动,朝着宋家庄赶过来。如今平江城,汇聚天下豪杰,大概是要风云变动了。”谢锡说话声音轻柔无比,像是情人絮语,几乎就要揉进春风中。

裴回却从那话语里听出了无限杀机,他看透目前摆出来的局势,显然游刃有余。裴回再次问出那句话:“所以,你算计什么?”

谢锡淡笑:“师兄以为?”

裴回:“天下?”他看不透谢锡。对方好像胸怀天下,野心不小,所走出的每一步都带着目的,有自己的规划,可是谁也看不透。但又像是对什么都不在意,别人争得头破血流之际,他只在旁观望,看不出喜怒。

谢锡牵着裴回的手,把他拉下来然后环抱上去,啃了口裴回的脖子。“意在天下的人不是我。现在不能说,等事情了结后再告诉师兄。”

裴回瞥了他一眼:“随你。”下一刻话题一转:“薛叔也在平江桃坞,我们得找到他才行。”言罢,他吹了个长哨,那只被甩飞出去的圆滚滚胖球光速蹿进怀里‘嘎嘎’大叫,顺便啄谢锡。

谢锡:“……这坨鸟还挺敏捷。”

裴回抬眸瞪他一眼:“注意用词。上回我喝醉说错话你也不拦着,它绝食好几天,好不容易哄好。”拍了拍绣球的头还给顺毛,然后说道:“它找人一向厉害,我让它去找薛叔。不管你要做什么,身上带着蛊毒始终容易坏事。”

谢锡眉心一跳:“它不一定找得到,而且平江现在很乱,说不定就被当成传消息的信鸽打下来。”

裴回:“无事,一般人不会打它。”长那么胖,圆溜溜一大颗谁会当成传消息的?“何况只是寻人,找到后再把我们领过去就行。”

谢锡:“其实我已经有薛神医的下落。”

裴回顺毛的动作一顿:“嗯?”

谢锡从容不迫,力求自然:“午时得到的消息,苗英的兄长苗杰找到薛神医,就藏在桃坞。”

实际上几天前就得到消息,当时薛神医被追杀,还是苗杰救了他。本来能早点见到人,可是十八式还没试完,并不舍得结束。

裴回:“那现在就出发。”

谢锡:“走路去吧,船只到不了。”

裴回:“好。”

平江桃坞如其名,五里可见一桃林,但到了城里反而见不到桃树。城里很热闹,因江湖人士聚集变得更为热闹,街道上摩肩擦踵,客栈房间供不应求。谢锡在城里有座宅子,便将裴回直接领进宅子里。

苗杰和薛神医也躲藏在这座宅子里,还包括一位陌生又熟悉的客人。

谢锡:“宋明笛。”

裴回:“?”

谢锡:“巧合。薛神医途中遇到正被追杀的宋明笛,发现他是药人族遗孤便将他救下来。谁料二人都处于被追杀中,逃了一个月也没能逃出平江。”

薛神医吊着眼不乐意他这么说:“好几方人马围堵我们一老一少,能保全自身就不错了,难道还要求我们杀出重围?”

裴回对宋明笛这药人族遗孤不感兴趣,他本是担心贪心不足者利用药人,现在发现药人在其次,宝藏和淳于铮的出现吸引炮火便也放下心来。

宋明笛虽说是药人族遗孤,实际上其母亲早在灭族之时就离开,嫁给宋庄主生下他。严格说来,算不得药人族。比起他,裴回显然更关心薛神医,问了近日以来一些遭遇,确认无碍后才想起谢锡的事。

正要开口,薛神医先他一步挤眉弄眼、神神叨叨,见裴回反应不过来,急得他差点骂‘榆木疙瘩’。谢锡就站在裴回身后,宋明笛这小娃儿也好奇不已,薛神医张口欲言,想了想还是把裴回拉到一旁悄声问道:“滋味如何?”

裴回不明所以:“什么滋味?”

薛神医‘啧’了一声,“你该不会吃干抹净不负责吧?裴回,薛叔和你师父、师伯们可都没教过你始乱终弃!”

裴回一脸懵:“始乱终弃?我?”他有占哪个姑娘便宜吗?

宋明笛听不见薛神医和裴回的悄悄话,无聊之际便偷偷打量谢锡。他是认识谢锡的,大约半年前见他来庄里,爹和姐姐对他很殷勤。既是熟悉的人,这人看上去还很温和,本该亲近但他就是莫名害怕谢锡,不敢靠近,偷偷打量,然后惊讶地发现谢锡突然笑了。

笑起来之前,好似有些诧异。

真奇怪,居然对着空气笑。

薛神医很激动,意识到音量大便赶紧压下来,低到跟蚊虫声音差不多。裴回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就算他再小声,习武者还是能听见,比如谢锡。

薛神医:“上次你不是问我桃花蛊?你把人睡了,不该负责?”

裴回耿直:“不用。我跟他商量好了,我救他,他不必报恩。”

薛神医无语的看着裴回:“你占人便宜还想人报恩?”什么葫芦脑袋瓜子哦?!

裴回顿时惊讶,下意识想要回头看谢锡。原来他一直在占谢师弟便宜!他还自诩是谢师弟恩人,而师弟从头到尾没辩解只是默默承受?!

薛神医:“那姑娘呢?”他往裴回身后瞧,没见到那姑娘身影便以为是裴回把人丢弃了。“你不知道贞.洁对于一个姑娘家而言很重要吗?”

姑娘?哪来的姑娘?

薛神医很生气:“你们不是两情相悦吗?”

两情相悦?

“没有啊。”裴回表情惊讶:“薛叔,您误会了吧。”误会可大了,居然把谢师弟当成姑娘。不过谢师弟脾性也太好了,居然没有怪罪于他。

闻言,薛神医脸色大变,紧紧拽住裴回的手腕:“我听你师父、师伯说——你是匆忙下山救人,你眼里心中向来只有剑道,什么时候会牵挂其他人?他们说你……你是心有所属,那是你的意中人。”

虽然言辞之间非常隐晦,但他就是能够一双慧眼识真情。要不然他也不会换了个解蛊毒的方法推动两人一把,可现在看来,他这是害了人家姑娘啊!

裴回:“……薛叔,师父和师伯绝对没有这么说。您别老是看那些才子佳人话本,看什么眼里都是奸.情。”

鼎鼎大名药王薛神医一大把年纪偏爱看那些情爱话本,一颗心碰上感情的事儿比小姑娘还脆弱敏感。而且热衷于牵线搭桥,总爱脑补裴回跟未知名姑娘的痴情虐.恋。

“这时候还说薛叔?那姑娘是何人?在何处?男子汉大丈夫,怎能没担当?你赶紧去找她,娶她,对她负责!”

裴回抬眸,张口:“他在你背后。”

薛神医猛地扭头,眼前站着逍遥府府主谢锡,除了他之外没有旁人。薛神医便想越过谢锡看他身后的人,于是说道:“劳烦谢府主让个位,请您后面的姑娘出来。”

谢锡淡笑:“没有姑娘。”

薛神医:“??”不详的预感陡生。

谢锡拱手:“多谢薛叔为谢锡说话,师兄不是没有担当,他也是为了救我,您不必责怪他。至于嫁娶之事,虽说长辈已同意,但我不强求,师兄不用放在心上。”

眉眼黯然,强颜欢笑。

——放他娘狗屁!

薛神医死死瞪着谢锡,几乎要失语:“你——中桃花蛊的,是你?”

谢锡:“是在下。”

两情相悦,慧眼识真情……

特意换了解蛊毒的法子……

娶‘他’,对‘他’负责……

薛神医受到强烈刺激,心神崩溃。

裴回叹息:“谢师弟是正人君子,多日来,委屈你了。”

薛神医肝胆欲裂,心如刀割。他就是再跟谢锡不熟悉,也知其为人,心脏得剖开全黑洗不白的。而裴回,算了不必再多说。

薛神医浑身颤抖,老泪纵横,瞪着谢锡颤颤巍巍:“狗东西!”

※※※※※※※※※※※※※※※※※※※※

裴回(满怀歉意):谢师弟,委屈你了。

谢·狗东西·锡:不委屈,不委屈。美得很。

.

谢锡在回回心目中评价很高的,所以他真觉得自己强上了人家,本来就有点理不直,现在一听亲人这么说,真感到抱歉惹。回头再瞅瞅谢锡顺杆子往上爬的行为,真是个狗东西。

另外,不要太期待翻车,谢锡不会让自己翻车,他只会被骚操作拍死。

对了,月底啦,营养液要清空了,求灌溉呀。

还有,跨年了吧,今明两章留言的,分别随机掉落红包50个。

喜欢禁谈风月(快穿)请大家收藏:(www.qiqizw.com)禁谈风月(快穿)齐齐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禁谈风月(快穿)最新章节 - 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 - 禁谈风月(快穿)txt下载 - 木兮娘的全部小说 - 禁谈风月(快穿) 齐齐中文网

猜你喜欢: 早安,前夫大人把惊悚游戏玩成修罗场[无限]今生我要做好人流星街人在世界撩闲你多哄着我系统维护中我等你,很久了黑白世界,彩色的他格桑恋语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协议搅基30天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谭少很忙[娱乐圈]雷古只要我装作没看见,你就不能吃我厚爱宠入豪门你就不要放开我中原指挥官一觉醒来嫁人了!大神你人设崩了垃圾系统找上我我是教授重生八零之种田撩夫单行道
完本推荐: 天道宠儿开黑店全文阅读春秋我为王全文阅读天下第一宗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大秦:天下无双全文阅读海王降临娱乐圈全文阅读叱咤风云全文阅读有珠何须椟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史上第一密探全文阅读未来军医全文阅读狂医废材妃全文阅读大劫主全文阅读贞观大闲人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氪金成仙全文阅读住在男神隔壁[穿书]全文阅读唯我独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北雄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数风流人物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无敌神龙养成系统重生世子爷三国:别装了,你就是诸葛卧龙!海贼:百岁老师从武侠剧开始北宋之无双国士进击的后浪弃婿当道我真的是反派啊帝霸谎言之诚被迫成名的小说家高塔公主[西曼]万道剑尊武破九荒日娱之过往超级兵王混都市大数据修仙文明之万界领主从综艺开始爆红全球天道之下我快亏成麻瓜了战场合同工

禁谈风月(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禁谈风月(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木兮娘的全部小说 - 禁谈风月(快穿) 齐齐中文网移动版 - 齐齐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