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齐齐中文网 >> 禁谈风月(快穿) >> 嫁给师弟(13)

嫁给师弟(13)

客栈酒馆人满为患, 说书先生高谈阔论, 从宋采兰手中有关嫏嬛宝地的藏宝图谈到前朝河西世家卫氏,甚至妄议当朝天子。底下武林人欢呼雀跃,没有半点敬畏感。

可见,当朝威严几近于无。

今日是裴回和谢锡来到平江城里最热闹的地方, 后者来到酒楼吩咐酒菜, 叮嘱裴回一句便转身钻进人群中消失不见。裴回知道他有要事在身便也没拦下,独自一人在楼上占了一张桌子,望着楼下满堂喝彩。

平江城东市毗邻宋家庄,平时便颇为热闹。近日涌入不少江湖武林人士,显得更为热闹。街道上摩肩擦踵、人头攒动, 任是谁也不会料到平江城里少了将近一半的人口。裴回本也是没有察觉的, 但谢锡特意带他绕了一段路,途中经过民巷, 十室九空。

裴回好奇, 随口一问。谢锡但笑不语, 径直带他穿过民巷来到热闹的东市。现下他去处理要事, 只剩裴回一人收拾桌上酒菜, 顺道听听下面不知真假的消息。在心中细数有多少武林人参与进来, 听到最后算了算,江湖中有些名声的门派世家几乎全都来了。

门派世家全都来了,却不见官府有所动作, 真奇怪。

正当裴回不解之际, 外头忽然迎来嘈杂的吵闹声, 客栈里便有许多人跑出去看热闹。底下有人扔给店小二一些钱,让他前去探听。店小二接了银钱立刻跑出去,半刻钟后回来道是两个大门派在街头相遇,队伍浩浩荡荡把路给堵住了,谁也不让谁,于是就那样闹起来。

出来江湖游历近一个月,在谢锡时不时的提点下,裴回终于相信根基不过百年、几十年的武林门派爱摆出世家排场。而且攀比成风,关系一层往一层的攀,本是白丁出身非扯到前朝王族血脉,贻笑大方尤不自知。

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个身影停在旁边,裴回转身,正面直视眼前的男人。相貌不凡,衣着低调但布料华贵,内力深厚,笑得太假。微微侧首,打量跟随在这人身后的中年男子,太阳穴鼓起,武功高强,气息沉稳,似乎在掩藏对他的不满。

他自顾自坐在裴回对面,笑道:“在下淳于铮。”

裴回眼神微动,并不意外他会出现在平江城。

淳于铮:“梁溪镇,一剑斩杀上百武者,铲除邪教,裴少侠侠肝义胆,剑术更是登峰造极,不输逍遥府主谢锡。”停顿片刻,又道:“听闻裴少侠和谢府主是同门师兄弟?”

裴回抬眸:“是又如何?”

淳于铮摆手:“本也不是我们这些外人能说道的事,只是——”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不平的神情,好似真的在为裴回鸣不平、抱可惜。“谢府主欺人太甚,是个名副其实的伪君子。”

裴回断然否决:“谢师弟是正人君子,公子慎言。”

淳于铮嗤笑:“如果他是正人君子又怎么会抢夺你的名声、 你的功劳,转头就盖到他自己的头上?如果他真把你当成师兄,但凡有一点儿同门情谊就不会恩将仇报。”

裴回犹豫存疑:“什么意思?”

淳于铮:“裴少侠还不知道梁溪镇铲除邪教一事在外界传成什么样子了吧?外界盛传,铲除邪教的人是谢锡,当日被您救下的那些人前一天还道是昆仑玉虚山的大弟子,第二天却都改口称是谢锡。风雨楼对此事缄口不言,却也未曾承认过。要说无人授意、没人故意引导风向,您信吗?”

裴回:“不一定就是谢师弟。”

淳于铮看着他的目光带上高高在上的怜悯,轻易就能激怒别人。若裴回跟谢锡的关系没那么好,或如传闻中那样势如水火,被这怜悯的目光激怒,恐怕立刻就相信他说的话,和谢锡反目成仇都有可能。

“当年,谢府主以自创的逍遥剑法铲除红衣邪教,扬名天下。今日,他的师兄,也就是裴少侠您以相同的方式扬名天下,用的还是昆仑正统剑法。以您在剑道上的天赋,迟早会掩盖住谢府主的光芒。见此情况,难道他会不着急?对您也没有防备?”淳于铮笑了笑:“或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您真的不疑惑吗?明明是您的功劳,也是您扬名天下的机会,谢府主为何要抢夺?”

裴回垂眸,并无应答。看似油盐不进,却见淳于铮心满意足。他起身叹息道:“可惜啊,裴少侠以赤诚之心相待,奈何狼子野心。”言罢,告辞离开。

淳于铮前脚离开酒楼,后脚那跟在他身后的中年人便问道:“主公,他会信吗?”

“信不信不重要,只要心里有了怀疑就行。”人和人之间最禁不得怀疑,只有有了点裂缝,信任崩塌也是迟早的事。前世裴回看在同门情谊上选择帮助谢锡,这一世,信任崩塌,反目成仇,他还如何帮助谢锡?

淳于铮露出嘲讽和得意的笑,心情大好,便等着看那二人反目的好戏。前世谢锡确实没有问鼎天下的心思,但对淳于铮来说仍旧是个碍眼的存在。重生归来那一日,本来犹豫是否拉拢谢锡,闻知已对他下毒蛊,淳于铮松了口气。

后来他就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放过谢锡,不仅因为前世几次三番栽在他手里,还因为谢锡名声太盛。天下第一人?除了帝王,何人堪称天下第一?

至于裴回,要说开始还有想要招揽的心思,伴随着重生后的先知和顺利,将前世那些尚未发展起来的仇敌诛杀过后,膨胀起来的自信和虚荣令淳于铮根本不在乎一个尚未成长起来的裴回。比起招揽到身边,还是看他们自相残杀,最终自我毁灭更有趣。

不得不说,淳于铮此人当真锱铢必较,心眼小得跟针眼儿似的。前世但凡是得罪过他的,今生都被他以各种手段弄死。相较于直接杀死裴回和谢锡,淳于铮更想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中。

可惜他并不了解裴回的性格,更加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假如他晚一点自杀,或许就能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并非三言两语能挑拨。那么他应该会更换另一种方式来对待前世两个劲敌,也许就能成功。

可惜,没如果。

当今武林门派相互倾轧,同门之间有样学样,陷害踩踏倾轧不一而足。并非说没有同门情谊,只是太少,而且经不起利益考验。当这种畸形关系成为常态时,很多人就会视为平常。因此,淳于铮才会选择离间裴回和谢锡,谁让中原武林门派让他看到的,便是这样利益相争的同门。

昆仑五脉是个隐世门派,门中人淡泊名利,同门情谊深厚,不容易被挑拨离间。只因声名不显无人识,不为人所知。

再者,裴回对谢锡的信任已经到了几近于盲目的地步,虽然他自己并不认为,又因为二人交集太少所以至今也没有被发现。在裴回的心中,谢锡是个可靠的、有担当的正人君子,谦谦有礼、温润如玉,行事不羁、多有仁慈,天赋异凛却不恃才傲物。

多么难得的品质!

裴回压根没把淳于铮的话放心里,拨弄剑穗百无聊赖的等待谢锡到来。

谢锡缓步上楼,坐在裴回身侧。后者瞥了他一眼又把头扭回去继续看楼下的说书先生,那说书的正巧提到几年前铲除红衣邪教总坛的谢锡和今日来在梁溪一事,底下众人纷纷喝彩。便就是在此时,有个红衣姑娘跑出来,怒气冲冲地喊道:“在梁溪铲除红衣.邪教,一剑斩杀上百武者救了很多人的不是谢锡!他叫裴回!昆仑玉虚人!你们不知道就别胡说八道,你——一个说书的,听信谣言胡说八道,今天我就砸了你的摊子!”

裴回疑惑的看向那红衣姑娘,并不认识她,但她言行中很维护他。正当他要探身看个究竟时,谢锡挡在他面前。裴回抬头:“谢师弟?”

谢锡神色莫测:“师兄看什么?”

裴回:“底下有个姑娘认识我,我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师兄,她认识你,你也不一定认识她。我看,可能是半个月前在梁溪山顶上被救下来的,记住了师兄。”他没记错的话,底下的红衣姑娘是青阳门门主的女儿铁红澜,天赋倒是不错。谢锡瞥了眼楼下的铁红澜,彻彻底底遮挡住裴回的视线。不过是救她一命,她还当真动心?

“她为师兄正名,出于好意,师兄还是不要打扰她报恩的好。”谢锡看了眼桌上几乎没动过的酒菜,说道:“酒菜不合师兄胃口?不如回家去,我亲自做给师兄吃。”

裴回犹豫,倒不是因为铁红澜,他至今也没记起曾救过的姑娘,只是单纯可惜桌上未曾食用过的酒菜。谢锡便说道:“找店家要个食盒外带回去。我也只做一道菜……刚巧想到要做什么菜。”

裴回倾身问:“做什么?”

“炮豚。”

裴回不解。

谢锡敲着桌循序善诱:“吃过叫花鸡吗?炮豚跟叫花鸡的做法相似,色入琥珀、类同真金,入口即化、筋道酥软,膏脂软腻鲜滑。用松木炭炭烤,松木的味道融入肉里面,满口清香。润而不腻,八珍美味。”

裴回揪住谢锡衣袖,巴巴的望着他,连手里的剑都快顾不得了,催促他:“我们快回家。”回头喊店小二,买下食盒将桌上酒菜外带。亦步亦趋跟在谢锡身后,还嫌弃他走得慢,但见楼下塞满人挤不出去,干脆从二楼窗户跳到地面,自后巷离开,速度飞快。

正在砸说书先生场子的铁红澜在人声鼎沸中好似听到裴回的声音,猛然抬头看向二楼处,只见一抹蓝白色飘过,心脏顿时漏跳一拍。立刻跑上楼却没见到人,从店小二口中问出行踪便也来到后巷,可后巷空空如也,半个人影也见不着。

好不容易跑出来的铁方鸿气喘吁吁:“师妹,你找什么呢?”

铁红澜怅然若失,面色茫茫然。

铁方鸿不忍,劝道:“师妹,你、你放下吧。”

铁红澜狠狠瞪了眼铁方鸿,嘴硬道:“我可不想跟其他人那样忘恩负义!”言罢,朝大街跑去,看那意思还是不想放弃寻找裴回。

铁方鸿无奈叹气,师妹虽刁蛮任性但也心善乐观,近日来却有愁绪上心头。再联系她一听到梁溪二字便动容的模样,大概能猜到是女儿家心事。可是,那不过惊鸿一瞥,哪能当真?

裴回提着食盒,长剑背在身后,往前跑了一段路停下来。回头见谢锡还是慢悠悠走着,心里焦急便催促他。谢锡走到他身边接过食盒,掂了两下,不算重。

“师兄,急也没用。食材还未备好。”

闻言,裴回抿紧唇,虽然不说话,但眼里有些失望。谢锡又说道:“来的时候,我已经吩咐人去备食材,回去后就能立刻炮豚。”

裴回眼神儿又亮了,放慢脚步慢悠悠的走,矜持颔首:“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

谢锡:“师兄说的对。”反正没有那些随随便便就对师兄一见钟情的人在旁碍眼,师兄便说什么都是对的。谢锡心情放松,连带着还有心情欣赏平江春景。

他们走过民巷,一侧是民居,另一侧是长河。河中游过一群鸭,河边垂柳轻轻荡在河面。本该是热闹的,但只有三三两两几个人,连个嬉闹的孩童都没有。

这就是令裴回感到奇怪的地方,平江桃坞好歹是个有名的城镇,居民集中区竟然那么少人。裴回侧首看谢锡,后者赏着春景,并无奇怪的表情。他不禁开口询问:“你不觉得奇怪吗?”

谢锡淡笑:“嗯?”

裴回指着民居:“只有两三个人,连个孩童也不见。”

谢锡:“师兄观察力敏锐。宋家庄是江南第一大庄,也是第一大富商,经常和武林人士打交道。江湖人也需要银钱傍身,便会被宋家庄招揽过来成为门客。江湖人一多,官府也不管,容易闹事。所以,一旦发现平江城涌入大量江湖人,这里的百姓就会到城郭外面的十里桃林深处避难。”

平江桃坞大部分地区被宋家庄划进其势力范围内,连同集市店铺有一大半被垄断。因此城镇内普通百姓并不多,十几年间,他们陆续搬到城郭外居住,故而民居这一块儿看上去没有太多人。

裴回狐疑:“没有人引导,百姓会甘愿离开?”

官府不作为,除非天灾人祸,百姓才会离开自己的家。江湖人闹事不会造成大面积伤害,而人总有侥幸心理,觉得有那么多人总不会自己倒霉。基于此,想要整片城镇百姓搬走不太可能。

“自然有人引导。”谢锡拨开垂到眼前的柳枝,顺手折下一枝。“我娘是个医师,医术高明。她每年都会来桃坞,闲暇无事便到医馆义诊,深受百姓爱戴。江湖人闹完事之后就走,不管那些受到损失或被打伤的百姓,我爹就会出面帮助。所以我爹娘的劝告,他们多半会听。”

“宋家庄几百人被灭口,又在突然之间涌入那么多江湖人,闹得人心惶惶。索性就让他们到城郭外避难,而且根据之前的分析,淳于铮可能下毒灭杀江湖人。以他的性格,不会在乎城里的百姓。”

为防止漏网之鱼,淳于铮最大可能会用毒雾围攻桃坞,城镇里无辜百姓的性命则不被他放在眼里。裴回若有所思:“果然。”淳于铮才是居心叵测、心思恶毒之人,还敢到他面前挑破离间、嘲讽谢师弟。

啧。裴回面露嫌弃:“杀了他吧。”

谢锡将手中柳枝插.进石桥桥洞缝隙里,闻言回头,静静凝望着裴回:“师兄都知道了吧。”

裴回:“知道什么?”

谢锡垂眸,方才折下来的柳枝枝叶已有些枯萎,失去嫩绿动人的颜色。他伸出手轻轻抚平柔软蜷缩的叶子,温柔得像在抚摸情人的脸颊。“在梁溪铲除红衣教的人明明是师兄,却被冠在我身上。连风雨楼也三缄其口不敢澄清,的确得到我的授意,不让师兄扬名。”

裴回疑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谢锡轻轻叹息,仍旧没有直视裴回:“为了师兄好。”

裴回:“哦。”

谢锡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下文,蹙眉看向裴回:“师兄不问?”

裴回:“问什么?为我好吗?我知道了,我相信谢师弟。”

谢锡久久无言,不知该不该委婉提醒他。“师兄,你都这么随便相信其他人的吗?”

“当然不,我只信谢师弟。”裴回肯定的回答:“因为谢师弟是君子,不会骗我,更不会害我。”

谢锡面对裴回凝望着自己的双眸,眼里是全然的信任和喜欢。他心中似有热流滚滚流过,温暖冰冷的四肢百骸,向来是冷心冷肺的,却在面对裴回时无法控制喜爱。他喟叹着,以更为诚挚的表情回望裴回:“对,我不会害师兄。”

——根本不敢承认自己是君子,还骗了人裴大师兄无数次!

裴回心焦:“饭菜快凉了,我们赶紧回家——”炮豚!

傍晚时分,晚霞满天。宽敞的院子里,裴回、薛神医和宋明笛齐齐端坐,满脸期待的望着院门口。那飘香十里的香味勾得他们直咽口水。

在场除了裴回三人,还多了杨明刀和苗英两人。这两人是下午突然出现在别院里被薛神医所救,经问过才知二人途中遭遇数次截杀,慌乱中便与其他人失散,一路又被追杀到平江。期间杨明刀为保护苗英受伤,恰巧想起谢锡在桃坞有座别院,于是甩开追杀他们的人躲了进来。

谢锡问过他是何人追杀,他道是黄泉赋的人。

裴回抱着长剑倚靠在绯红色的柱子旁仰望红霞,蓝白二色长袍被风掀起一个衣角,长发飘扬,和几缕扬起来的红色剑穗交缠,辉映出别样的美感。

苗英目光有些痴迷,不由赞叹:“我才发现谢大哥的师兄也好好看。”

杨明刀瞥了裴回一眼,对着苗英嗤笑:“肤浅。”

苗英双手捧着脸颊,回头看到杨明刀那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皱了皱脸哼两声:“我就肤浅,长得好看的,我就喜欢。”

这两人从逍遥府就互相看不顺眼,出来后一路南下共同相处,更是谁也受不了谁。吵得格外凶,但共过生死患难,好歹是感情升温,有了些变化。

杨明刀不满地嘟囔着:“我也长得好看,你怎么就不喜欢?”

苗英一听,脸颊绯红,比之西边红霞还殷红。杨明刀不小心瞧见她这不胜娇羞地模样,眼神直接就看呆滞了,直勾勾的盯着瞧,瞧得苗英更为害羞。

薛神医瞧了眼这对有情男女,扭头又去瞧孤身一人抱剑望天的裴回,心里发酸。

“唉。”

当爹的心情,苦啊。

谢锡自院门口进来,裴回一见到他便迎上前,目标是烤乳猪。但在某些人眼里便是迫不及待迎接谢锡,薛神医见到谢锡立刻拉下脸,他还是宁愿裴回孤身一人抱剑。

“唉。”心苦啊。

谢锡鼓了两下掌,便有两人抬着烤得喷香的乳猪进来,露天摆放,旁侧还放了两把小刀。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提了坛酒进来,放在桌上。

“桃花酿,之前答应过师兄,开封的话得请师兄喝。”谢锡的长袖用银索襻膊挽起至小臂处,长发以木簪簪起,干净整洁带了丝人间烟火气。

苗英偷偷对杨明刀说:“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谢大哥,好意外。”她以前见到的谢锡,从容不迫、温润如玉,却像个神明,她可以崇拜、爱慕,却无法靠近、拥有。

杨明刀阴阳怪气:“叫那么亲热干嘛?有本事儿你喊我声杨大哥?”

苗英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偏过头去没理他。杨明刀有些失落,半晌后听到苗英很小声地喊了声‘杨大哥’,瞬间笑得跟傻子一样。

谢锡执刀切割烤乳猪最嫩的一块肉,伸到裴回嘴边:“尝尝。”

裴回咬了口,皮薄酥脆,肉嫩松香,膏脂软腻鲜滑。他不言不语,接过谢锡手中的匕首径直切烤乳猪吃起来,时不时切下两口喂给谢锡,完全忘了人家还有手能自己动。

谢锡吃了几口便将酒坛开封,甜香的酒味扑鼻而来。将正在暧昧的杨明刀、苗英二人,以及正陷入当爹那可悲的心碎中的薛神医、宋明笛也都吸引过去。

几人边喝酒边吃肉,充满默契,谁也不肯花时间分心干其他事,一心只管吃。谢锡眼皮抽搐了一下,眼疾手快抢先切下一大块肉放到裴回面前并叮嘱:“慢慢吃。”

烤乳猪本来就少,几个人一块儿吃本来就不够,一下子就全都吃光。完了又觊觎上那坛子桃花酿,好在这是烈酒,后劲十足,喝不到几杯就醉倒一片。

薛神医倒是没喝酒,也不让宋明笛这小屁孩喝,见天色已暗,月上枝头便把小孩带走。裴回喝醉了,乖巧地坐在谢锡身侧,不动不说话。反观苗英,喝醉了上蹿下跳特别闹腾,闹腾完就呼呼大睡。

杨明刀被她折腾得头疼不已,搂抱着苗英也离开了。

热闹的院子一下清静不少,只闻得虫鸣。谢锡把玩着裴回的手指,逗弄他:“师兄,我今晚毒蛊发作。”

裴回脸颊不满喝醉后的红晕,双眼倒是亮晶晶的,像天空夜幕点缀的星子。他盯着谢锡,好半晌才重重点头:“我在!”

谢锡唇角露出笑:“上次是哪个姿势,师兄可还记得?”

裴回许久没回应,他想不起来了。

谢锡遗憾说道:“那只能重新来一遍了。”

裴回全身颤抖了一下,抓住谢锡的衣领,含糊念道:“薛、薛叔在。”

“不在。薛神医正忙,或许睡下了,不好打扰他。反正我们只试两三个姿势就好,师兄喊停,我就停。”

“真、真的?”裴回半信半疑,倏然坚定拒绝:“以前好几次求过,你,没停。”

谢锡:“那是事先没商量好。君子一言九鼎,师兄不认可吗?”师兄认可也没用,反正他自己承认过自己根本就不是君子。

裴回整张脸都皱巴巴的,陷入苦恼中。他怕谢锡无度需索,又觉得君子一言九鼎没有错。犹豫来犹豫去,最后点头松口:“好吧。”

果然喝醉酒就特别乖。谢锡拥着裴回入怀,满心全是甜蜜:“师兄,我在师兄心里,是不是最重要的?”

裴回:“不是。”

谢锡停顿片刻,冷静询问:“哦?师兄心里还有谁?”

“师父、师伯、薛叔……”裴回掰着手指数。

谢锡的笑容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他打断正在认真数数的裴回,换了个问题:“师兄有多爱我?”

裴回懵了许久,脑海中似乎正在处理这个对于他来说异常艰难的讯息。爱?“哪、哪个爱?”

谢锡危险的眯起眼睛,师兄为何迟疑?“自然是共结连理的男女情.爱,师兄不是对我……心有情意吗?”

环住裴回肩膀的手忽然握紧,双眼牢牢盯住裴回的脸,注意着他的表情和回答。待发觉自己的紧张,谢锡不由嗤笑,他何时这般紧张恐慌过?又,何时这般在意他人?

裴回:“共结连理?我——跟谢师弟?”

谢锡温柔一笑,俯身吻住裴回的唇角:“你我已行过敦伦,师兄不打算负责?嗯?不想同我共结连理,又想和谁?白日酒楼里那个红衣姑娘吗?”

裴回愣愣的,满脑子都是桃花酿那香甜缤纷的味道,迷迷糊糊好半晌才将思考的能力自天际边拉回。

“谢师弟,你怎会这么想?”他讶然道:“我可是要继承昆仑掌门之位的!”

遵循旧礼,昆仑历代掌门孤老终身。

※※※※※※※※※※※※※※※※※※※※

“色入琥珀、类同真金,入口即化、筋道酥软,膏脂软腻鲜滑”原句——“色如琥珀,又类真金,入口则削状若凌雪,含浆膏润,特异凡常也”《齐民要术》。

炮豚:烤乳猪。

想吃。

PS:当掌门不是一定要注孤生,而是他们基本都注孤生,因为一辈子就只有剑陪伴,所以打光棍,所以造成误会,以为当昆仑掌门都得孤老终身。

谢心机——一个比不过事业的可悲男人!

喜欢禁谈风月(快穿)请大家收藏:(www.qiqizw.com)禁谈风月(快穿)齐齐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禁谈风月(快穿)最新章节 - 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 - 禁谈风月(快穿)txt下载 - 木兮娘的全部小说 - 禁谈风月(快穿) 齐齐中文网

猜你喜欢: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倒春寒[重生]男神同居日常大妖流星街人在世界总裁他命不久矣撩闲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现代天师实录[位面]一觉醒来嫁人了!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神明说他喜欢你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红包做人后成了团宠宠入豪门回到农家当幺女文坛大神是只喵我等你,很久了黑白世界,彩色的他非爱不可请你别太得意不知深浅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大神你人设崩了不服[电竞]中原指挥官
完本推荐: 主神崛起全文阅读[综]水杉之刃全文阅读重生似水青春全文阅读官居一品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裙上之臣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公子风流全文阅读朕只是一个演员全文阅读重生妖女策天下全文阅读唯我独尊全文阅读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全文阅读儒道至圣全文阅读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全文阅读异界之极品奶爸全文阅读海王降临娱乐圈全文阅读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全文阅读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慕林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悲剧发生前[快穿]妖女哪里逃我在明末有套房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红楼]公主自救手册藏珠回到农家当幺女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不死武皇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我有一座无敌城都市极品医神从海底开始修炼开局成为RNG中单弃婿归来在生存游戏做锦鲤回到三国战五胡我在末世捡空投海贼之咸鱼国王校花的贴身高手影帝影后今天又撒糖了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整个世界只有我性转了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墨桑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怪物被杀就会死

禁谈风月(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禁谈风月(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木兮娘的全部小说 - 禁谈风月(快穿) 齐齐中文网移动版 - 齐齐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