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齐齐中文网 >> 禁谈风月(快穿) >> 嫁给男友他爸(2)

嫁给男友他爸(2)

谢宅是座中式园林别院, 占地颇广, 旁侧还能见到湖岸线达两千米的大湖。这块住宅区是海城豪门聚集的地方,环湖而建,其中以谢宅这座中式园林别院最有韵味,同时也最贵。

园林特有的花草树木、水、桥和假山, 全被浓缩在里头, 古典传统,韵味十足。

谢宅中有三个独立院子,其中主院是谢锡在住,侧院则是谢其烽的住所。裴回住进谢宅中,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谢锡。

谢锡身体不是很好, 一般时候不会离开主院, 而外人在没有经过同意也不被允许进入主院中。因而裴回仍旧住在谢其烽的侧院小房间里,在没有人的情况下, 他几乎是忽视裴回的存在, 也不允许裴回到谢宅其他场所出现。

私心里, 谢其烽认为谢宅的一切应该是乔宣来享受的, 所以他要求裴回尽量不要四处走动。这人是真大少爷, 不会跟别人讲理, 只会以自己的意愿为主。现在乔宣是被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哪怕裴回是他自己找回来假扮乔宣、替乔宣受苦的,他也很不高兴裴回占据了本该属于乔宣的一切。

本质就是渣。

裴回看在两百万的面子上并不与谢其烽计较, 当然这要是原剧里自卑敏感的‘裴回’, 此刻恐怕是要痛苦伤心顺道自虐一遍才行了。

原剧!没错, 这是某部狗血虐.恋电视剧里的剧情。裴回是主角,剧里的小可怜贱受,历尽艰辛和各种折磨最终还是HE的故事。男主就是谢其烽这渣渣,对原剧里的小可怜‘裴回’虐身虐心好几年,心里还有个处处完美的白月光乔宣,最后也不知道怎么HE的。

反正裴回看得头疼,而且剧情其实也差不多忘光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原先待的是哪个世界,居然能够播出这么一部渣贱狗血的bl剧。后来他莫名其妙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就在‘裴回’他妈的肚子里。

原剧情里的小裴回身世挺惨,从小他妈被个渣男骗身骗心,生下小裴回之后就疯了。时不时虐待小裴回,在小裴回三岁时突然跑出去摔死了,小裴回就被他舅捡回去。他舅和他舅妈也是贪裴回他妈留下来的那栋房子,不得已才领养小裴回。

按照原剧情,小裴回是被苛刻着长大,养成了个敏感懦弱自卑又极度渴爱的性格。后来遇到谢其烽,虽然这男的很渣,但是把‘裴回’带回谢宅供他吃穿,虽然恶声恶气,可是会在‘裴回’被佣人欺负时惩罚佣人。而且还让‘裴回’去上学,虽然他其实什么都没学到还尽被欺负。

于是因为种种原因,‘裴回’就爱上谢其烽。而谢其烽在白月光乔宣那里受挫,喝了酒就把‘裴回’当成乔宣给睡了。这孽缘就那么产生,纠纠缠缠十几年,愣是没能解开,谁都难受。

至于裴回,裴回传过来后发现自己对于原世界的记忆很模糊,倒是这部电视剧剧情很清晰。当他发现自己穿成了‘裴回’后惊讶了一下,然后就继续淡定的吃喝睡直到长大,直到裴回他妈按照原剧情去世。

裴回他舅和他舅妈就想来忽悠他,但裴回扭头跑去找把他当成孙子般来疼的村长撒娇,哄得村长心软就替他把房子收着。租出去或是卖出去都好,总之裴回他舅和他舅妈就没拿到好处。而这对奇葩夫妻还想来毒打小裴回出气儿,裴回转头就收拾包袱跑到山里去拜师。

武艺学成后下山,遵照师父旨意到山下看看,顺道发扬师门再继任师门。因为囊中羞涩于是一路走到海城,实在饿得不行,从口袋里掏出两枚硬币想买包子。

结果被人撞到手臂,硬币飞到垃圾桶里。于是他就去垃圾桶翻找硬币,恰好遇到谢其烽,就被误认为是捡垃圾,然后被带回来。

当时发现原剧情无可避免时,裴回是很不悦的。但当谢其烽提到两百万酬金时,就连骨气都被裴回熬成汤喂狗了。

裴回跳上房间飘窗,从窗口爬到屋顶上去观看整座谢宅。他不能住客卧,显得他跟谢其烽关系太过生疏。所以他只能和谢其烽一起住在第三楼,但谢其烽又很不乐意他进入自己的私人空间。没法儿,最后就让裴回住进阁楼的杂物间。

他眺望远处湖岸线,此刻外头天空阴沉,中午的时候还下了场小雪。现在地面、马路上都有小雪,宅子里的人都去扫雪,把路面清理干净。树干上结了冰,晶莹剔透,像是开出冰花一般,意外的漂亮。

裴回从花房看到路面,再从路面看到结了薄薄一层冰的湖。视线从湖岸线撤回来,不经意间落到主宅的二楼书房。书房的窗帘平时都拉上,几乎没有打开过,此刻却是敞开的。

好奇之下,不由多看几秒,却瞥见有两个人进来擦洗地面。那两人的装扮不是佣人,而是谢先生的保镖。视线往下,果然在地板上看到血迹。

裴回绕着窗户看,来到书房的另一扇窗户,见到有个人走过去,恰好停下来,就停在他能看到的地方。透过玻璃窗,那个人清晰的映入眼帘,只消一眼就深刻的印在脑海里。

他穿着深色的家居服,身量修长,架着副细框眼镜,眉目极为好看。薄唇轻动,神色淡漠,对站在他身侧的助理下达命令。看上去成熟稳重,气质还挺温文尔雅,光是看皮相,必然瞧不出这是海市商圈里传出来的手段狠厉、杀伐果决的恶鬼修罗。

裴回正在心里评价这位谢先生,忽然就对上谢先生的眼睛,那双黑色眼瞳深不见底却尤为可怕。猝不及防被发现偷窥,裴回愣怔片刻,忽然想到自己所在的这栋侧院距离主院其实有好几十米的距离,按理来说应该是看不太清楚书房里的情形。

正当他思考完毕再抬头之时,书房的窗帘已经拉上,但窗户打开,应当是在散味道。

不知道谢先生会不会报复他?

裴回思忖片刻便将这担忧抛之脑后,他现在的身份是乔宣,谢其烽的真爱男友。谢先生就是看在谢其烽的面儿上也不会太为难他,但照现在这情况看来,谢先生应该会见他了吧。

挂钟敲了三下,提示已经是晚上六点钟。

没人送饭。

裴回有些惊讶,谢宅里的佣人都很有时间观念,他住了将近一星期,晚餐送餐时间都在是六点钟。他在房间里等了半个小时,仍旧没有等到晚餐,不得不开门出去。天色暗下来,这栋独立小院没有灯光,伸手不见五指。半个人也没有,安静得不像样。

裴回朝主院看过去,那儿倒是灯火通明。他直接朝主院走过去,站在门口探身往里面看,里面安静得更像鬼宅。

食物的香味从里头飘出来,钻进鼻子里,唾液不由自主分泌。裴回咽了咽口水,端正姿态,拉直衣服便走进去。目标很坚定,朝着餐厅厨房的方向。

餐厅外面站了三个佣人、四个保镖,面无表情,目不转睛,不该看的半个眼神也没给。裴回进来的时候,有个保镖看了他一眼却没有理睬,显然是认识他,更显然是得了吩咐没有阻拦。

裴回就径直进入餐厅,在餐厅里见到管家和谢锡。谢锡坐在椅子上,左手拿着条手帕捂脸低低咳嗽,好似没有发觉裴回的到来。

浓香是从厨房里飘出来的,里头有两个厨师,正紧盯着炉子上煮的食物。裴回溜达到谢锡面前,不顾管家冷下来的眼神,扯起唇角笑了笑:“谢先生,您好。我是乔宣,您儿子谢其烽的——白月光。”

老管家脸颊抽了抽,强行忍住没把裴回抽出去。他实在不明白先生刚才为何特意吩咐不让人把晚饭送去小院,还说过如果乔宣出现就不必阻拦。瞧他说的话,什么‘白月光’?简直恬不知耻。

谢锡掌心拽着手帕,抬起头来,食指点了点桌面,吩咐道:“放进蒸锅里蒸十分钟,现在勾芡汁。注意火候。”停顿片刻,咳嗽两声后又道:“时间到了,开坛放刺参、鱼唇,封好坛口。”

裴回这才意识到谢锡是在命令厨房里的厨师做饭,他的表情顿时古怪起来,这谢先生还懂做饭炒菜?不需要他询问就已经从厨房飘出的味道中得到答案了。里头还有个小火炉,里头全是烧红了的木炭,木炭香气还弥漫在空气中。

其中一个厨师打开酒坛坛口,里头被封存的香味顿时在空气中炸开。裴回闻着那味道,香得头皮都炸开:“绍兴花雕、鸡鸭、羊肘子……冬笋片、嘶——火腿片、鱼翅、鲍鱼……正宗佛跳墙,还有前头那个肉香味,是东坡肉,现在是在勾调芡汁?”

老管家颇为惊讶的看向裴回,竟然光靠味道就猜出菜品,看来是个老饕。他看向谢锡,先生也是个老饕,还是个厨艺高超的老饕。可惜厨房油烟味太重,他身体那病根还在,不适合久待在厨房里。

谢锡看向裴回:“乔宣,二十岁,于柯蒂斯音乐学院读过三年,主修钢琴。家庭富裕,父亲乔建商,禾邦电商总经理。母亲张巧,知名钢琴师。”他的声音很轻,却不是有气无力的轻,声线倒是很好听。注视着裴回的眸里没有丝毫波动,像是扔进石子也不会泛起涟漪。

裴回坦白:“您调查得很清楚,但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谢其烽的身份。”据谢其烽提供的信息,就是如此。至于真相如何,他却不知。

谢锡:“你不像乔宣。”

裴回很镇定:“我的确不是谢先生您想象中的乔宣。”

谢锡用帕巾擦拭嘴角,尽管嘴角很干净:“坐。”

裴回:“谢谢。谢先生,您——”

谢锡:“安静。”

——不宜吃太油腻的食物。沉默片刻,裴回乖乖坐下,垂着头目光专注的盯着十指手指甲,好似指甲上镶嵌了许多钻石那般。

谢锡本是在心里计算着时间,他口味刁钻,哪怕是有一点不精心,或是味道差了些都能尝出来。幸而他家世好,有本钱让他挑剔。旁人弄出来的食物总不合胃口,自己又不能久待厨房吸油烟,只能在外头算着时间指点厨师。

他抬眸一看,却从前面的玻璃门瞧见坐在身旁不远裴回的倒影。

谢其烽为了心爱的男朋友而伪造出来的资料很尽心,再加上裴回跟乔宣又长得很像。谢锡又对谢其烽的男友没有太大兴趣,没有深入追查,因此他不知道眼前人是并非乔宣。

几天前,谢其烽把他带回来,其实谢锡就在主院的书房里看过。当时觉得跟想象中的不一样,从谢其烽口中描述出来的乔宣以及照片上看到的,他应该是件漂亮的瓷器,而不是眼前这个青年所展露出来的模样。

伶俐、明锐,锋芒毕露。

虽然同样漂亮,但更吸引人,像一柄藏在鞘中的长剑。眉眼凛冽锐利,当他认真起来并起了防备心理后,那份凛冽锐利就像是要化为实质的剑意般冲出眉心。

他比漂亮易碎的瓷器更吸引人,当他挑衅的时候,眼里跳跃着冰冷的火焰。背挺得很直,是一柄折不断的长剑。漂亮、明澈、凛冽,又有着不屑于理睬他人的冰冷,足以挑起男人和女人的征服欲,想要自己被那双眼睛永远的注视。

确实很勾人,怪不得谢其烽会折进去。气质干净,应该还未体验过情.欲之事。要是开了窍,会变成什么样儿?

“先生,您看时间是不是快到了?”大厨眼看时间要过了,但谢锡又没有半句提示,他担心因时间超过而导致菜品失败。

谢锡在商圈中名声太盛,但对于谢宅里的大厨、佣人,甚至是公司里的员工来说,其实是个脾气温和的人,虽然不苟言笑但也很少发脾气。因此大厨敢于提醒谢锡,打扰他此刻的深思。

谢锡回神,点头:“嗯,端出来。”

率先端出来的东坡肉,放在一个瓷盘里,上面叠着个瓷盘当盖子。大厨掀开盖子,露出底下盘子里的肉块,像一块块红玛瑙切割而成的麻将块儿,透亮齐整。肉块看上去软而不烂,肥而不腻,但见大厨端了壶滚烫的芡汁就往肉块上浇,汁水和肉块相碰,味道更是勾人。

裴回无声吞咽着口水,主动上前一步,严肃而认真的对谢锡说道:“谢先生,我听谢其烽提过您的身体健康。我不建议您食用味道这么重的肉块,”他言辞恳切,感情真挚:“您应该吃得清淡点。”

老管家下意识点头,点到一半停下来,警惕地盯着裴回:“乔先生,谁让你来主院?”

裴回:“我来看看。”他垂下眼睑,平静的陈述:“我在这里住了几天,还没正式拜访谢先生您。谢先生不见我,我总不能也躲避。我就想,找个机会见见您,我们能坐下来一起谈谈。”

老管家很排斥,直接拒绝:“没有先生吩咐,你不能擅自打扰——”

“勇叔,再拿一副碗筷过来。”谢锡温声打断老管家的话,然后抬头看向裴回。

裴回以为他会对自己说什么,但很快谢锡就移开视线,表情高深莫测,一句话也没有。他倒是不觉得可怕,耸了耸肩就坐下,接过老管家递过来的碗筷并成功无视其不悦阴沉的表情。乐滋滋的,垂涎的但又隐晦的望着桌上那盘东坡肉。

餐厅很安静,这种安静感染到在场的每个人,令他们连喘气都不敢太大声。唯一因习惯而感到自在的老管家挺惊讶的发现裴回居然也很镇定,旁人总会因外界的传闻而对谢锡心生恐惧,未见面就先害怕。再加上谢锡那双如同恶鬼眼的黑瞳,没人能在对视后不怕。

装的吗?

老管家仔细观察裴回,发现对方是真的镇定不害怕。心里隐隐有些动摇,连谢小先生都会害怕谢先生而不太敢亲近。这乔先生,看起来还不错。

裴回不怕谢锡,他又没惹他。何况谢先生也不像传闻中可怕,人还挺温和。这般想着时,肚子咕咕叫起来,吸引谢锡和老管家的目光。裴回拍拍肚子,“饿了。”

谢锡:“把菜都端出来,都给乔先生盛一份。”

裴回笑逐颜开,对谢锡真诚道谢:“谢谢谢先生,谢先生您真好。”

谢锡温和地笑了笑,也没发表任何评论。等菜都上齐了,他才坐到主位上,端起一碗米饭慢条斯理的用餐。而他面前只有一叠苍翠欲滴的青菜、一碗米饭和一碗汤,其余的菜品诸如东坡肉、佛跳墙等都放在裴回面前。

裴回惊讶:“谢先生不吃吗?”

谢锡头也没抬:“我不宜吃油腻的食物。”

这话还是裴回之前强调过的,但他只是想分杯羹,没真的独占的心思。他赶紧把菜品都往谢锡的方向推:“吃一点是可以的。”

谢锡:“做给你的,你就吃吧。”

轻巧一句话却像炸.弹投掷下来,炸得裴回猛然睁大双眼。同时也让老管家露出诧异的表情,随即就朝裴回那儿投以一枚同情目光。谢先生从不会无缘无故待人好,现下专门吩咐大厨给他做大餐,分明是想养肥了宰。

裴回却不作如是想,他对谢锡有莫名的亲近感。但也不是真的笨,刚才用望远镜偷窥,谢锡一定是看到了。不然他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裴回用筷子夹起一块东坡肉尝了口,好吃得差点掉眼泪。这就是他梦里的味道,前二十几年吃的,真实猪饲料了。

“好吃!”裴回大力赞叹:“跟我在外面酒楼里吃的完全不一样,好吃多了。”

老管家矜持地骄傲着:“先生亲自指导,就是名厨也比不上。指导总会出现偏差,哪怕些微也会影响味道。要是先生亲自下厨,乔先生恐怕连舌头都会吃掉。”

裴回目光炯炯地看向谢锡,后者温和的微笑,像个和蔼的长辈。他轻声问:“好吃吗?”裴回点头。

谢锡放下碗筷,用餐巾擦拭嘴巴然后放下。双手合拢,说道:“再尝尝其他的,然后告诉我味道。”

裴回很配合,一一尝过桌上的菜品,不仅说出味道,还吃出每一样原材料。连佛跳墙里头十几样食物都说得出来,谈及味道,夸赞的词语从不重复。就是缺点,也能说出一二,可见确实是个老饕,舌头很刁。

谢锡问:“味道能记住吗?”

裴回迟疑一瞬:“再让我尝几口,就能。”

“行,桌上的菜品都属于你。你能吃完就吃,不能就扔掉。”谢锡表现得很大方,语气也是真的温和,就是接下来说出的话不太友好。“吃完后,按照所有菜品重新做一遍,味道要一样。”顿了顿,他补充道:“你亲自动手。”

裴回愣住:“啊?”

谢锡:“乔先生也可以拒绝。”

如果他拒绝,第一时间就会被赶出谢宅并勒令从此以后不得跟谢其烽来往。当然其实只要钱到卡里,他能跑得比谁都快。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现在的身份是乔宣,替代对方完成谢锡所有刁难。

他的思路忽然拐到另一个极为诡异的地方上,谢先生这是身为婆婆在刁难儿媳妇吗?还要考验厨艺什么的,完全就跟师父描述的恶婆婆好像。那现在,他是要把谢先生当成婆婆,还是爸爸来看待?

猛然回神,裴回眨眨眼,发现自己正面临一个重大而艰巨的问题,他不会做饭。

他虽然和师父住在山间里,但师父也不会做饭,他们师徒一脉相承,所以他当然也绝对不会做饭。更何况师父蹭饭本事特别牛逼,本事也有,年轻时存的老本也很多。故而,除了平时练武累了些,裴回他是任何家务都没干过,俨然就是个小少爷。

这做饭……是从未有过的。

他估计乔宣也没进过厨房,那人是钢琴家,把手指当成命根子。

裴回嘴角抿紧,弧度绷紧了,陷入愁绪中。“谢先生,君子远庖厨。”他认真而严肃的强调。

谢锡反问:“你暗示我不是君子?”

裴回摇摇头:“不是。”他低头看了看满桌色香味俱全的菜品,有些挣扎的解释:“谢先生超凡脱俗,是脱离俗世规矩的君子。我是普通人,还陷在俗世条条框框里的普通君子,所以不能进厨房。不如,我们换个考验?”

谢锡笑了起来,态度好像松动了一般,很好说话的模样。然而给出的是拒绝:“不行。乔先生再拒绝就离开吧。”

裴回叹气,只能答应。时不时觑一眼谢先生,后者面容平静,连吃饭的动作都格外优雅好看。明明是个挺温和的人,怎么像个恶婆婆呢?

他眉头紧锁,夹了个鲍鱼到碗里慢慢吃。同时心里想着,果然以后要把谢先生当成爸爸那样来孝顺了吗?

夜晚,老管家就白天所谓考验一事问谢锡,得到谢锡回答:“他舌头挺刁钻,却十指不沾阳春水。晚饭不送到门口就没得吃,当真是被娇惯长大的。”

明明像柄折不断的长剑,却又矛盾的娇气。

谢锡眯了眯眼,就坐在窗口。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小院里裴回所住的阁楼。

“我看着他时,就觉得不高兴,所以就让他也不高兴。”

※※※※※※※※※※※※※※※※※※※※

谢先生:大家好,我叫谢·作死·锡。

ntr:被他人强占配偶或对象。大意是谢渣被谢作死ntr了的意思,就是谢作死抢儿子男朋友。

回回是真人不露相惹,不穷,否则他怎么可能说得出那些昂贵食材?

喜欢禁谈风月(快穿)请大家收藏:(www.qiqizw.com)禁谈风月(快穿)齐齐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禁谈风月(快穿)最新章节 - 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 - 禁谈风月(快穿)txt下载 - 木兮娘的全部小说 - 禁谈风月(快穿) 齐齐中文网

猜你喜欢: 穿成霸总小逃妻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不服[电竞]重生为校草大佬的小仙女垃圾系统找上我夏叶的中古店今生我要做好人倩女有婚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大神你人设崩了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文坛大神是只喵协议搅基30天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流星街人在世界舌尖上的心跳回到农家当幺女陈年烈苟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请你别太得意与爱定制爱情你就不要放开我中原指挥官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
完本推荐: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全文阅读商户娇女不当妾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我的生活能开挂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大隋第三世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全文阅读四嫁全文阅读绝对一番全文阅读合约夫夫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大宅小事全文阅读玄幻帝皇:开局怒斩妖后全文阅读斗罗之祖龙传说全文阅读冥冥之中喜欢你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武侠升维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有珠何须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综漫:神级交换午夜外卖技术型工种(快穿)大梦主芝加哥1990三寸人间神域仙宫我快亏成麻瓜了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重生之九零年代影帝偏要住我家传奇浪潮十八年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澹春山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伏天氏不灭战神斯坦索姆神豪墨桑我拍戏不在乎票房带着系统来大唐我真不是大魔王大唐不良人谎言之诚姑娘你不对劲啊美漫新来的超级萌新万古第一仙宗

禁谈风月(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禁谈风月(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木兮娘的全部小说 - 禁谈风月(快穿) 齐齐中文网移动版 - 齐齐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