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齐齐中文网 >> 禁谈风月(快穿) >> 以下犯上(5)

以下犯上(5)

情酣至深处时, 地宫陡然倾覆, 原先上百来个阵法两两合二为一,最后形成两个阴阳阵法盘旋于裴回和谢锡两人上方。随着二人水乳交融,竟也相互重叠嬉戏,刹那间光芒万丈, 直刺得人睁不开眼。

原先的淫声秽语也消失于光芒中, 地宫墙壁上的欢喜佛图案失去生命一般,静止不动。唯独上方阴阳阵法重叠后化为两尊小人,看不出性别特征,却在光团中相互拥抱,好似在传授某种功法。

裴回此刻清醒, 依偎在谢锡怀中, 尚且来不及思索他和谢锡的关系就被头顶上的光华吸走目光,惊讶失神:“这是……秘境传承?”

他们竟然幸运到恰巧得到秘境传承!下一刻, 裴回思及此处好似为西方佛修大能秘境, 便就是有传承, 于他们道修也无益。这般想着, 裴回就泄了气, 对上方的传承失去兴趣。

裴回不知, 谢锡却是知道所谓传承实则为一套仙品级别的双修功法。双修功法日行千里,又是仙品级别,确实是顶好的传承。只是——

于他无益。

谢锡:“起身吧, 待我破开地宫阵法就可出去。”

裴回此刻才意识到他跟谢锡还赤|身|裸|体贴在一块儿, 当即涨红脸迅速分开, 随意抓了件袍子披在身上。散着黑发,把脸埋进袍子里,半晌没说话。

谢锡眼角余光从头到尾就没离开过裴回,瞥见那袍子上还沾着星星点点的白色浊液,思及方才的抵死缠绵竟有些口干舌燥。

这般木讷无趣之人,原也可以美味如斯。

裴回悄悄抬头,看着站在他身前的谢锡以指为笔,于半空中画阵法,指尖划过之处泛起金黄色光芒。绚丽耀眼,风采无双。霎时,裴回想起之前,谢锡自称太师叔祖。

缥缈宗自创立门派以来已有万年光阴,期间也曾出过无数惊才绝艳之辈,故而裴回的太师叔祖还真挺多。但真正要论起唯一一位被尊称为太师叔的,应是万年前的清霄帝君。

清霄帝君实为龙神后裔,本就实力强悍,天生仙骨。后拜入缥缈宗门下,修为日进千里而修真界无人可及,一时风头无两。期间不知何故,曾与同门师兄割袍断义,虽说师门惩戒二人,并不徇私。可帝君还是与缥缈宗们也有了些龃龉,不愿再回缥缈宗。百岁后飞升,倒也没有否认自己缥缈宗弟子的身份。

故而,清霄帝君仍旧是裴回的太师叔祖。

方才欢愉之时,神智有些不清,沉迷了些,但好似也闻听到龙吟粗喘。若没有猜错,谢师叔该是妖修。原型是龙,可是真龙早已灭绝,剩下盘踞四海的,都是些蛟龙。而起,清霄帝君早已飞升上界,怎么也没可能回来。

胡思乱想间,眼前一道身影扑过来,满腔是熟悉的气息。裴回抬头,扑过来拥住他的人正是谢锡:“师叔?”

谢锡将裴回的头按到胸前:“趴下。”

然而裴回已经越过谢锡瞧见头顶上两个小人化为两团光,如流星坠落般朝二人方向而来。谢锡回身,指尖迅疾至极,快到只剩下虚影,重重阵法也只能抵抗住小半晌。两个小人还是融进他们身体,缠在丹田,化为星星点点的光芒融入丹田中。

丹田一团虚影高速运转,逐渐凝成实体,隐有结丹之兆。

裴回双手攀在谢锡肩膀上,脸色苍白,额渗冷汗,似乎就要走火入魔。恰时,谢锡冷声呵斥:“清心,静气!”

一道清冷的气息注入经脉,游走到丹田,减缓虚影高速运转,将那一缕缕的灵气导顺摆正,部分纳入丹田,部分扔回经脉。分工明确,减缓疼痛和走火入魔的可能性。

裴回揪着谢锡的衣襟:“师叔祖,那是什么?”

谢锡一边为他注入灵气,一边内视丹田,小心观察进入丹田的小人对自身的影响。

“不是好东西,专心。”

“哦。”裴回赶紧起身,盘腿而坐,炼化丹田中的灵气。

谢锡在旁护持,不忘分心注意进入丹田的东西,确定于修为有益,但并非完全无害。那是双修之物,于旁人而言,那是大造化,于他而言却无太大益处。

他本身就是大能,跟裴回哪怕再双修几百回也无多大益处。垂首间,发丝落下,尾端呈现黑白二色。谢锡顿住,凝眸而望。

所谓天人五衰,衣乱、发白、身有污垢,修为倒退,最后兵解。如今头发一半苍白,说明离兵解也不会太远。

地宫上面忽然传来阵阵雷鸣,在谢锡看不到的地宫上空,雷云密布,重重雷云不时闪过电光。雷鸣传入地宫隐隐能听见一二,谢锡抬头:“渡劫?”然后侧首看向身侧的裴回,对方隐有金丹凝成之兆。

不暇多思,当即为他步下抵挡雷劫的阵法。地宫上空,水桶般粗壮的雷电猛然劈下,被地宫禁制阵法挡住。但这也不过是天道的试探罢了,接下来连连砸下的雷劫似要毁天灭地才甘休一般,竟直接把地宫禁制阵法劈开。连续九道天雷砸落裴回头上,幸而有谢锡的阵法抵挡。

天雷砸下的速度极快,让人目不暇接,谢锡布置阵法的速度更是快,争分夺秒一般,帮助裴回抗下天雷。最后一刻,天雷停止,但还未渡劫。头顶的雷云更是密集,天道正在蓄最后一道九天雷。

谢锡未作停歇,足足布置三百来道阵法护住裴回,同时从洞天福地中搜寻能够躲避天雷的法宝。他这般费尽心力,倒也不是因睡了那一觉就突然有深刻情意,原因有两个。

其一,裴回不过结丹,寻常天雷不会有如此不把人劈死不罢休的毅力。盖因天道察觉到他的所在,故而劈下的天雷几乎是化神修士渡劫天雷。

若无他相助,裴回必死无疑。

其二,那撞进他们丹田中的小人是双修功法,恐怕还绑定同生共死。

故而,不得不救。

最后一道天雷落下,整个地宫夷为平地。其阵势令得千里之内万妖恐惧,肝胆欲裂,恨不得就此死去。即便远在秘境其他角落的修士也闻听这般阵仗,差点以为是哪位化神期修士渡劫。

原本散落丹田各处的灵气汇聚,凝结成一个金黄色的珠子,逐渐凝实。裴回盯着那金丹,灵气充盈经脉,喜不自胜之时却发现那金丹陡生变故。金丹重新被灵气包围,从中生出四肢、五官,最后一道天雷落下时,已是元婴大成。

裴回震惊得欣喜也来不及要表现,本以为是金丹,未料越阶成为元婴。怎会如此神速?难、难道真是双修之效?

谢锡也微露诧异,“倒是因祸得福。”

他把散落地宫各地的法宝收拾起来,放进洞天福地中时,无意看到因缘盏盏心中央的铜珠移了位置。当即心一动,将那因缘盏拿出来,中心铜珠躁动不已,最后倾向某个方向。

谢锡顺着方向看过去,和裴回对视。他一怔,换了个方向,铜珠也跟着换了方向,还是指着裴回。停顿片刻,谢锡收起铜盏,开始算卦,原先藏头露尾连一星半点都舍不得吐的命卦迫不及待跑出来,给了一大堆提示。

无论是铜盏还是命卦,在在表明他的生机就是裴回。

裴回……

谢锡看向裴回,面无表情,实难相信。两年前他就跟裴回相识,没有半点迹象表明他会跟裴回深交。甚至于因为他掌门首徒的身份,令得谢锡极为不喜。

其性格、心性,谢锡也是很看不惯。至如今,他也是觉得裴回心胸狭窄,不堪造就,如同万年前的掌门首徒那般,毕竟缥缈宗掌门看人眼光向来差得很。

可是,恰恰是这种人跟他命中交缠,难解难分。甚至是他的一线生机,实在荒谬。

莫非连天道也要戏耍他不成?

真龙为天道忌讳,万年前就绝了真龙传承,连他这唯一的真龙血脉也不肯放过。万年前令那缥缈宗掌门首徒设下陷阱,万年后,天人五衰,唯一生机竟还是缥缈宗掌门首徒。

若不是地宫意外之行,别说发现裴回是他一线生机,怕不是哪天真恼极了将他打杀。那当真是亲手绝了生机,谢锡冷笑,天道当真好算计。

裴回起身,看向身侧不远处的谢锡,渡劫期间知道是他尽心保护自己,故而感激不已。拱手道谢:“太师叔祖的恩情,裴回铭记于心。”

谢锡边走边说:“你真信我说的话?”

裴回有些赧然,小声说道:“方才……咳,我听到龙吟,而、而且真龙全身是宝物,那个时候就有灵气进入经脉和丹田。所以——”

“既然知道真龙全身是宝,你想不想要?”谢锡捏住裴回的下颔,俯身同他对视:“龙鳞刀枪不入,可为铠甲。龙肉、龙血俱是灵气,食之大补,可让你在十年之内,跃身为化神,百年之内,到渡劫期。龙骨则是煅冶神兵仙器的好材料,你就不想要?”

裴回讶然:“难道我要了这些,太师叔祖不会有事?”

谢锡冷了眸色,那声音是愈发的轻和淡,他说道:“剥皮拆骨,你觉得呢?”

裴回:“那不就结了。”

谢锡:“嗯?”

裴回:“不要。于我也无用处,我有阵法相互,不需铠甲。我敢说整个修真界也没人的修炼速度比我快,无需龙血龙肉。至于神兵仙器,除非龙骨能够冶炼出一百零八把剑——足够我用于三十六天罡阵和七十二地煞阵。否则也没有太大用处。”

谢锡直勾勾盯着裴回的双眼看,忽然松手,撇开目光:“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你我现在双修一体,荣辱与共。”

干净、澄澈,看不出撒谎的痕迹。难道,竟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他误会了?

裴回脸颊一红,踌躇半晌问道:“太师叔祖,那双修一体可有办法解开?”

谢锡回头:“为何?你嫌弃我?”

裴回摇头:“不是……男子雌伏,终非正道。此前那次是错误,并非出于本心,无意为之。双修之道,还需阴阳和合才行。何况……我也有中意的道侣——”

“道侣?你既与我双修,还想要道侣?”谢锡要笑不笑的打断裴回的话。他本意是想嘲笑,只是表现出来的效果不太如意,笑容和目光冷得结冰一般,冻得裴回也觉得自己做错了。

谢锡继续说道:“你缠着我不肯放的时候,怎不觉得是无意为之?这厢同我双修,那厢却要去追求女修结为道侣?坐享齐人之美……是否太贪心?”

裴回很失落:“你说得对,我不该再追求其他女修结为道侣。”

谢锡:“知道便好。”

裴回:“但与你双修也不可,于礼不合。太师叔祖,你可是有办法解开?”

“如果是巅峰时期的我,这种阵法不是大问题。现如今我无能为力,唯有寻到阵灵,命它解开落在我们身上的双修阵法。”

可惜刚才天雷降落,地宫倾塌,而他忙于抵抗天雷忽略阵灵,导致那阵灵趁机逃跑。双修一体暂时无法解开,裴回还需跟在他身侧,正好他也想知道为何裴回会是他一线生机。

裴回:“阵灵何在?”

谢锡:“白玉宫殿和地宫全都隶属于镜花水月,镜花水月则是有上万个阵法连环叠套在一起。那阵灵却是此方镜花水月衍生出来的,就藏身在上万阵法中的其中一个。”

裴回:“那得找到何年何月?”

谢锡:“你我丹田中有那双修阵法,与阵灵同出一辙。五里之内,可以感应到。”

言罢,率先离开地宫。裴回也跟了上去,到得外头,日光明亮,落在二人衣襟头发上。银白发色反光,吸引裴回注意,这才惊讶地发现谢锡头发已有一半发白。

修士若是筑基,衰老变慢,若是元婴,便可常驻青春。万年前的太师叔祖,不过百年便已飞升,可想而知其必然保留青年样貌。如今这头发半白,恐怕是天人五衰之兆。

怪不得早已飞升的太师叔祖会重返修真界,而且修为降至融合境。

“太师叔祖……”裴回剩下的话全都终结在谢锡冰冷的目光中,心口一滞,不知如何说好。

谢锡:“天人五衰,如果你要动手,融合期打不过元婴期。”那是对常人而言,对他来说,便是化神期也可一战。

裴回蹙眉,不解谢锡为何总以为他会趁机偷袭。于是他直接问出心中的不解,并说道:“你我本就无冤仇,你还是我的太师叔祖,按理来说,我当供奉你。刚才我也说过不屑于真龙之躯,难道太师叔祖对自己的龙躯很自傲吗?”

他实在不解,很是郁闷的说道:“我为何要打杀你?莫非是觉得刚才我在占你便宜吗?太师叔祖,修真之人不耽于情.欲,更不会被所谓凡间礼法束缚。既是无意促成的鱼水之欢,恐也是命数,不必放在心上。”

失身的裴回反过来劝解谢·万年处男·太师叔祖·锡,半点儿不被两人之间的□□关系牵绊,看得特别开,而且没有想要负责甚至想撇清关系的意思。

这让谢锡安下心的同时,好笑又好气,堂堂清霄帝君,万年前可是无数女仙、女妖自荐枕席的人物。眼下这小东西睡完不认账还迫不及待撇清关系,生怕跟他牵扯上,倒叫他感到不爽。

谢锡:“不屑于我这真龙之躯?”他轻笑着,低声说道:“方才在地宫里,你缠着我,吃着我的东西,绞得死紧,可贪心着呢。吃了那么多龙精,肚子都鼓起来,全吃得干净,没有露出来。现下,你倒好意思说不屑?”

裴回白玉般的脸霎时红艳欲滴,染了胭脂,诱人得紧。偏那眉眼的春情残留,嗔怒瞥过来的一眼,叫这冷情冷性的万年老龙也酥了心。

“那是……命数……命数如此,当不得真。”裴回吭吭哧哧地说道:“地宫里的阵法,那些秽物诱我失去神智才……才变得那样,非我本心。”

谢锡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也不说话。

裴回不死心地替摘掉他赖在自己身上的罪名:“……当不得真,那不是我,我未到化神、未经飞升,六根斩不净很正常。那阵法勾我未净六根,迷我心智,才会缠着你那般行事……当不得真,可不是我,你可不能冤我……”

谢锡逗他:“你一时说‘于礼不合’,一时说不能被凡间礼法束缚,到底是要如何?”

裴回费力解释:“前头的礼,指的是天纲伦常,阴阳和合为为天道之礼。那些守贞、守节……负责任、咳,便是迂腐。”

修真界不少人看上眼就睡一觉,露水姻缘遍地都是。他们有着漫长的生命,追寻大道,不耽于情爱,更不为人间礼法所缚。可是谢锡毕竟是万年前的太师叔祖,难免会有些迂腐想法,若是要他负责,或因此负责,那可就糟了。

裴回实不愿因一夜露水姻缘,就要同男人结为道侣。且不说他原本一心属意小师妹,哪怕道侣不是小师妹,也该是哪个仙子才对。

太师叔祖……委实老了些。

——不、不对,说错了。两人都是男子,到底不是长久之事。

裴回单手捂住半边脸,无比肯定,若要结道侣,必得是哪位同龄仙子。

谢锡泠泠冷笑:“你以为我会缠着你?连九天玄女我都见过,以为我会对你动心?走吧,尽快找到阵灵,解开这双修阵法。”

信誓旦旦,就差指天起誓,压根就没发现吐出来的话是咬着牙根说的。双眼也是恶狠狠地盯着裴回,好似只要他再说些惹人恼的话,就弄得他说不了话。

。。

事实上,他们很快就被打脸。

阵灵太过于狡猾,上万个阵法来去自如,镜花水月完全就是阵灵的庇佑之所。而他们仅仅能感应到一里之内的阵灵所在,偏巧那东西也知道,躲得极深,有时还故意催动二人体内的双修阵法,令得他们时常行那颠鸾|倒凤之事。

谢锡白日里卜卦寻找阵灵所在,追赶到它的行踪,将要捕捉到之时,双修阵法被催动。虽然他被影响了些许,却还能保持神智。反观裴回,完全化身成妖魅之物,夭夭袅袅的贴过来。

看他前两日还义正言辞拒绝负责,道男子与男子交合并非正道,还说要寻个仙子作道侣。谢锡冷笑,看他这发|浪的模样,如何寻道侣?

‘啪’地一声,谢锡一巴掌拍到裴回挺翘的两瓣软肉上,严声呵斥:“别乱动,坐好。”

裴回抬起头来,眼角处红红的,俨然是被情域折服的模样。扒着谢锡的衣服,往他怀里钻,主动得要命。被打了之后,颇为不悦的扭着身体,好似在抗议。

谢锡:“长进了,不听话?”

裴回不动,不言不语,低下头去,默默生气。

谢锡捏着他的脖子:“生气了?”掀开他的衣领,里头全是这几日里留下来的痕迹,尤其是肩膀那处,咬痕颇深。他低头便就着那吻痕咬下去,有些狠。

“难受。”裴回疼得蹙眉,要求道:“太师叔祖亲亲。”

嘶——太师叔祖倒吸口凉气,被勾得定力全然是没了。一把将他推倒,发了狠般地掠夺。直弄至深夜,裴回昏了过去,才堪堪停下。

此时,修为暴涨,从融合境到金丹、元婴……化神、渡劫,最后越过渡劫,俨然是神灵之境。体内灵气浩瀚如烟波大海,无穷无尽,属于神灵的威压瞬间充满整个镜花水月之境,其中所有生灵惧怕得瑟瑟发抖。

这般威压,却比前任主人还令他们从骨子到心都臣服。

谢锡拎起衣袍盖住疲累得昏倒过去的裴回,抬头冷然道:“出来。”

虚空之中便有道影子出现,却是个两三岁小儿,此时正瑟瑟发抖缩成一团。这东西便是他们一直在找的阵灵,逗弄戏耍二人多日,此刻才知踢到铁板。

阵灵跪趴在地求饶:“神君饶命,小人不识好歹瞎了眼的对您二位下手,求神君饶小人一命。”

谢锡抬起手指,动了动,便就废掉阵灵一半修为。

便是万年前也无人敢如此戏耍于他,飞升成为神君后,所过之处无不恭敬以待。凭清霄帝君那小心眼的程度,固然不会轻易放过阵灵。只废一半修为已是法外开恩。

故而阵灵感激不已。

谢锡:“我问你,秘境中除了此处传承,还有哪几处?”

阵灵小心翼翼回答:“此为北,还有四处。分别于东南西中方位,只万年来,也都衍生出意识,不太好对付。”

谢锡:“明日,你传送我——”停顿几秒,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人,复说道:“我二人到东方位的秘境。”

阵灵:“是。”

谢锡:“下去。”

阵灵小心翼翼地偷觑二人,建议道:“神君可需我解开双修阵法?”

谢锡厉眼扫过来,断然拒绝:“不必。”

裴回是他一线生机,目前尚不知如何用这一线生机,且先留下这双修阵法确保二人之间的联系。

※※※※※※※※※※※※※※※※※※※※

跟太师叔祖结为道侣好不好?

裴回:不了不了,有点老。

喜欢禁谈风月(快穿)请大家收藏:(www.qiqizw.com)禁谈风月(快穿)齐齐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禁谈风月(快穿)最新章节 - 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 - 禁谈风月(快穿)txt下载 - 木兮娘的全部小说 - 禁谈风月(快穿) 齐齐中文网

猜你喜欢: 陈年烈苟暗格里的秘密孤儿路王者[电竞]谭少很忙[娱乐圈]青春训练手册无污染、无公害夏叶的中古店要出嫁[综]金木重生·番外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婚后霸占娇妻豪门顶级大佬非要娶我我绑定了学习暴富系统请你别太得意傅少宠婚请低调一觉醒来嫁人了!假装高深莫测的正确方法你多哄着我繁花盛宴不服[电竞]如何将超人喂养成正直好少年红包做人后成了团宠我去封个神协议搅基30天你就不要放开我明天也喜欢
完本推荐: 间谍的战争全文阅读恶明全文阅读氪金成仙全文阅读凤门嫡女全文阅读汉阙全文阅读末日终战全文阅读重生之贵女难求全文阅读逍遥小镇长全文阅读霸天武圣全文阅读史上第一密探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公子风流全文阅读造梦天师全文阅读新欢有点儿帅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这就是无敌全文阅读我养的崽登基了全文阅读农门贵女有点冷全文阅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致命偏宠都市极品医神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我能升级避难所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纳米崛起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文明之万界领主朕又不想当皇帝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终结古战场我在全职法师世界想要稳健发育她是大佬的心尖宠江山谋之锦绣医缘绝色女帝谋士无双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二婚必须嫁太子团宠妹妹六岁半悲剧发生前[快穿]怪物被杀就会死混迹二次元的阴阳师我快亏成麻瓜了嫡长女她又美又飒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大佬级炮灰凶猛道侣也重生了武炼丹尊

禁谈风月(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禁谈风月(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禁谈风月(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木兮娘的全部小说 - 禁谈风月(快穿) 齐齐中文网移动版 - 齐齐中文网手机站